加载中...
加载中...

第二代Google Glass体验:科技宅的“圣杯”,普通人眼中的“怪胎”

字号:T|T

[导读]如何打消认知障碍是对Google来说最难的,在我看来这比价格、功能、交互这些都重要的多……

 

即便发布已近两年,但第二代Google Glass仍不是那款我最想要的智能眼镜。我体验了两周左右的时间,戴上它我虽然可以随时拍照记录瞬间,快捷查看回复邮件,甚至“不拘一格”的博取回头率。但以上这些都没能让我真正的喜欢上这款有史以来最智能的眼镜,哪怕它出自Google。

SAMSUNG CSC

说真的,橘黄色的外观的确很诱人。我分别尝试直接佩戴Google Glass和把它架在近视镜上在大街、地铁、商区中故意“游荡”。虽然从我身旁走过又拍拍我肩膀问:“这是Google Glass吗?”的人屈指可数,可从大多数人表情的反馈中我能看出写在他们脸上的“疑惑”二字。

鼓起勇气,在我家附近的大学内,我喊住了刚刚从我身边走过的三个大学生。本以为Google Glass是吸引她们往我脸上瞅的“源动力”,没想到三位皆不知Google Glass是何物。她们只觉得一个人脸上戴两幅眼镜很奇怪,何况其中之一的颜色还那么显眼。我随即摘下了近视镜直接戴Google Glass。信心满满的问:“这样的话自然么?”没料想人家没接我话茬却反问“能借我戴上试试么?”

同一场景还发生在出租车内。刚拿到产品时,开箱的焦急已弥漫到了车厢四处,我迫不及待的打开包装、通过手中的Nexus 5顺利激活。顺口问了下司机师傅,“这样戴会不会很怪?”在我同步向他叙述“什么是Google Glass”的过程中,他用怪异二字描述了我同时戴两只眼镜的窘境。而当我只佩戴Google Glass时,他则看着车内的后视镜对我说:“这样顺眼多了,有种神秘感。”

SAMSUNG CSC

还原以上和其他一些在生活场合中遇到的真实情景,我发现Google Glass在科技圈中的地位仍无可撼动,其科技感和零售价令其他竞品高不可攀。但在大众认知层面,Google Glass还是没能突破第一代就存在的“枷锁”。即便我在地铁、商区中佩戴着它,“识货”的人也同样寥寥。有些人甚至觉得戴上它很怪,或许“这孩子有病吧”便是他们心中默念的潜台词。

哪怕“差评”早已堆积如山,但我还是想通过体验Google Glass的功能来衡量它的意义。

首先中枪的便是语音。在去年秋天使用第一代Google Glass时,“随喊随到”的“ok glass”虽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识别语音后或拍照,亦导航的项目接二连三,使得眼镜右侧发热严重。到了第二代,发热情况有所缓解。Goolge也配备了一个耳机,便于保护发音内容的隐私。

不过,即便这样,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ok glass”的指令也让我不得不强忍的咽了回去。记得在等红绿灯时,我为了测试抓拍质量和录制效果,通过“ok glass , take a picture”和“record a video”的语音指令分别完成了一系列的操作。虽然Google Glass的表现很完美,但我到现在还依稀记得身边人用那种夹杂着疑惑与反感的眼神瞪着我的瞬间。我的发音很标准诶,错了,这是一个在大众面前表现异类的“反常”问题。

哪怕你口语再彪悍,在国内用Google Glass也同样会出现功能缩水。分享张照片到Google +?通过Hangouts和朋友在视频里聊聊?录段视频上传到YouTube?开什么“国际”玩笑,这些集合进Google Glass中的基础功能在“本地”都不能轻松的实现。如果你问,假若今后Google Glass支持中文会让这一切变好么?不得不说,我尝试性的在大街上小声且正式的说了句“镜哥哥,帮我拍张照”、“告诉我怎么从这儿去三里屯?”很庆幸当时我身旁没有第二个人听到,要不我会委婉的想哭的。

第二个悬而未决的“历史遗留问题”便是支持近视版的Google Glass还没正式发布。为了能看清右眼上侧的屏幕,我只能戴着两幅眼镜莫名其妙的行走在各处,痛苦你我深知。我并不觉得对Google而言研发出一款适配的产品是件多难的事,但两年了,你难道非要等着在2014和正式版的Google Glass一起上市么?即使被坑了两年,但我还是很期待。

如何打消认知障碍是对Google来说最难的,在我看来这比价格、功能、交互这些都重要的多。即便Google Glass走过T台,上过showtime,但它还是没能摆脱在科技与社会两层之间并不同等地位的尴尬。我曾让一位时尚圈的朋友体验Google Glass,虽然她很欣喜,但却并没有从中感觉出有关科技或时尚的魅力,说白了,到目前为止,这款产品还是一个只属于极客们的玩具。

总体评价

点赞:

对科技业内人士而言,不配个Google Glass你怎么好让我接着在这圈混?

说真的,如果你是一个地地道道的Google粉丝,目前结合iPhone或Android设备的Glass可以算是及格的产品了。

吐槽:

什么都别说了,现在均价15000,买还是不买?

作为特色功能,语音识别和反馈在“本地”完全施展不开啊,亲。

近视用户清稍安勿躁,针对你们的版本会来的。请不要擅自买普通版,直接戴着就出门。

(责任编辑:nicle

关键字标签:

相关新闻:

加载中...
加载中...
加载中...
    加载中...

从投资角度分析,哪家智能家居初创企业

Nest当前只推出了智能温控器、烟雾传感器两款产品,我们都可统一划归到智能环境监测与控制里面来,按照这个方向,列入我们视野真正在投入研发力量在智能环境监测技术方向的企业只有Cubiter 、iKai、Broadlink三家企业。

灵动微盒WeBOX初评测

在这次2013首届智能家居开发者大会的产品参评中,来自无锡德思普的“微盒”格外引人注目,它的名字和微信很像,它有一个梦想:以微信之名,颠覆智能家居行业。最近频繁的听到互联网界、家电界卡位智能家居,无论是新浪微博与海信的合作推出智能家电,还是阿里、乐视、小米推出智能电视,无不牵动着智能家居从业者的心。

家庭远程看护专家 Frigga弗利加

随着现代生活节奏的加快,越来越多的年轻职场父母正面临着家庭与工作难以均衡的苦恼。能否可以借助科技手段,让我们在专注工作的同时,又能够兼顾孩子的学习和生活?近日中国区上市的新一代智能...

迄今为止最大的智能手表 Neptun

我们目前所见的每一款智能手表都扮演着配套设备的角色。这些智能手表或许能够允许你把智能手机留在口袋里久一点,但是它们仍然离不开智能手机。

【测评】科技侠家庭智能门锁使用测评

之前我们介绍过科技侠的智能门锁,可以通过手机蓝牙来控制开门,并且有蓝牙手动、蓝牙自动、密码、传统钥匙四种开锁方式,大大简便了每次都从书包里翻出钥匙查到锁孔里再拧几次的麻烦。我们前两天收到了科技侠智能门锁的实物,通过两三天的使用测试体验,对该智能锁作出初步的产品测评。

千家品牌实验室

地址: 上海市闵行区沪闵路7866号(莲花国际广场)7号楼 602室

联系人: 谢先生

邮编: 201102

电话: 021-64059766

传真: 54188206

电子邮件: mark.xie@qianjia.com